2007年6月28日 星期四

2007.06.17 柬埔寨 Day 2 -1

床太軟真的是有夠難睡,隨便翻個身就覺得像是地震一樣,每每被自己嚇醒...於是乎,早上6點鐘,Tony帶著滿眼血絲起床,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第三天晚上才有所改善。早餐是飯店的自助式餐點,中、西、柬式都有,雖然一大早胃口通常不太好,但眼看距離下一餐還有5個小時,只好硬是塞了一堆東西下肚。 今天啟程的第一件事當然是吳哥遺址的門票,我們在售票口排排站,兩個兩個拍照,隨後就收到價值40美金的個人專屬3日票。順便一提,1日票是20美金,而7日票則是60美金。之後每個主要的景點,都會有專人驗票,以防偷溜或是冒用的情事。第二天的上午,我們參觀了5座神廟,行程相當緊湊,基本上Tony覺得參觀神廟的時間都太短暫,而且介紹也太過精簡,若是沒有事前事後的功課,相信只能霧裏走馬看花。不過我們是觀光團嘛,本來也就不可能滿足所有人的需求。但最重要的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中的「乳海翻騰」,我們的導遊連提都沒提到,就實在是太混了點。所以在此Tony要為我們國民旅遊團的團員們,簡單說明一下這個印度教神話。

上古時代,眾神與阿修羅是以乳海的奶為生,傳說(這是傳說中的傳說)乳海之下藏有長生不老的甘露,雙方各自想盡了辦法卻都無法得到。於是眾神與阿修羅求助於梵天神,梵天告知他們,只要齊心協力攪拌乳海,最後就會得到長生不老的甘露。兩派人馬聽了以後,就找來七頭蛇神充作繩索(這蛇真倒楣),蛇身纏住曼陀羅山作為攪拌的杵,92個阿修羅拉住蛇頭,88個天神則拉住蛇尾,由砒師奴神居中指揮,合力甩動蛇身,開始了瘋狂的攪拌。這一攪和,就持續了千年之久,攪到乳海蒸發,海裏的魚蝦鱷魚都翻肚,蛇神受不了長期的惡搞,在關鍵時刻竟然吐了(你看吧)。這一吐可不得了了,抓住頭部的阿修羅們首當其衝,被毒液噴到頭,個個都毀容,變成現在面目可憎的模樣。而眼看著毒液就要散流四處,梵天神擔心造成嚴重的後果,就請求濕婆神將毒液喝下。濕婆神為了拯救眾生,只好吞下所有的毒液,但蛇神的毒性猛烈,連濕婆神都抵擋不住,於是脖子就變成了黑色。砒師奴神見狀,遂化身為大烏龜,撐住曼陀羅山,防止情況繼續惡化。在眾神的合力幫助之下,翻騰的乳海總算逐漸穩定,而長生不老的甘露也開始冒出來,甘露首先出現在靠近阿修羅的那方,阿修羅們正要取用時,乳海的浪花中正好出現了舞姿曼妙的仙女,也就是神廟中常見的Apsara,阿修羅們看著仙女都呆住了,所以神仙就把後來居上,把甘露取去飲用。其中一個阿修羅名為羅猴,從仙女劇場中轉過頭來,發現眾神都在排排坐吃果果了,於是趕忙化身為神仙,也加入飲用甘露的行列。就在羅猴飲用到甘露之際,日神與月神看穿了羅猴的偽裝,就把羅猴的頭砍了下來。不過羅猴的頭已經喝到甘露,但還沒嚥下,所以頸部以下切除,身死頭未死。只剩下頭的羅猴雖得長生不老,但還是心有不甘,每隔一陣子就要吃了日神或月神洩憤,但他喉嚨以下是空的,所以每次吞下去都又跑出來。

不知道是不是故事太過精簡的緣故,看起來眾神實在是得了便宜又賣乖,不但出的人力比較少,還打破協議硬要獨佔長生不老藥。讓Tony有些懷疑,到底那一邊才是善方。

普利漢神廟(Preah Khan)
回到2007年6月17日上午,我們參觀的第一個吳哥遺址是普利漢神廟(Preah Khan),或稱寶劍寺。是由吳哥王朝最偉大的皇帝─加亞華爾曼七世(Javavarman VII)所建,建築目的為記念其父親。一般認為,普利漢寺起初是一座佛教寺廟,建築的年代稍早於Angkor Thom(也就是俗稱的大吳哥),而兩者的建築風格則是多有類似。據考古學家推測,此處曾是皇帝的居所,可是本團在此繞了1/4圈,沒有看過比較寬敞的居室,所以Tony有點懷疑這樣的說法。而又稱寶劍寺的原因是,神廟內有一座風格獨一的圓柱建築,傳說就是放置皇帝傳世寶劍的地方。這座看起來不屬於吳哥王朝的建築,是座落在藏經閣的位置,而其相對位置上並沒有另一座同樣的建築。吳哥建築是非常講究對稱的美學,因此這樣的反例,似乎更印證了寶劍的傳說,畢竟,傳世寶劍只能有一把嘛!

由於普利漢寺是我們參觀的第一個景點,時間上來說還算是滿早,因此尚能感受到位居叢林中的幽靜。走入寺中,穿過神廟倒塌的石牆或石柱,靠近點觀察風化嚴重的浮雕,更能感受到一份持續千年的孤寂。不過這樣的感覺,在跟上大伙的步伐,圍成一圈聽取導遊的解說後,便油然無蹤了。回程的時候,有許多小朋友一擁而上,有的兜售風景名信片,有的販售盜版的LP,妙的是小朋友都能說一點中文,邊翻著明信片邊從1數到20,溜得很呢!

PICT4473
普利漢寺的外牆,看得出來這是在做什麼吧!?
PICT4475
倒楣的巨蛇,蛇神通稱Naga,有五頭、七頭或九頭,最常看到七頭蛇。
PICT4476
普利漢寺正門,進去後還要走一段參道才會到達主建物。
PICT4477
有點懷疑這是不是飛天仙女Apsara?
PICT4478
外牆的金翅鳥神Garuda雕像,Garuda是砒師奴的坐騎,和Naga是死對頭。可以看看祂腳下抓的正是一隻五頭Naga。上面一排空洞原是放置佛像的地方,後人因改信婆羅門教之故,遂將不同宗教的佛像挖出來。
PICT4481
護城河及討生活的漁夫。
PICT4486
正殿大致為一個十字形,前述吳哥建築最重視對稱,因此十字形和正方形都是常見的形狀。
PICT4489
壁上浮雕頗有可觀之處,而且可以說是無處不雕,所以要記得抬頭看看。
PICT4494
這肯定不是仙女。
PICT4497
無止盡的迴廊正說明了精準的對稱性。前景圓柱是陽具Linga和底座陰具Yoni,陰陽結合的力量是濕婆神的象徵。由於濕婆神是婆羅門教的神祗,所以我們可知這是後來建造的。古高棉人對陰陽結合的崇拜,更甚於婆羅門教發源地的印度。這點從神廟中隨處可見圖中的陰陽具而可得知。
PICT4500
這是此行所見最壯觀的一座陰陽具,放置在神廟的中心點。此處原為國王緬懷先王之地,牆上的洞原本鑲滿了寶石。一旁的尼姑會主動遞香給遊客參拜,若不是婆羅門教徒可別亂拜,有些是要收香油錢的。
PICT4509
正門口旁的平台上,Tony戴這帽子看起來真像農夫。
PICT4511
吳哥第一爬,小CASE而已啦。
PICT4512
藏劍閣?
PICT4513
男性的浮雕很少見,但這裏倒是很多。

涅盤寺(Neak Pean)
涅盤寺同是加亞華爾曼七世(Javavarman VII)所建,屬於佛教風格的建築。據導遊小謝說,Neak代表龍,Pean代表盤據,因此涅盤寺又稱為蟠龍宮。對印度教來說,龍即是蛇,所以我們看到的蛇,都是用龍來稱呼。這座涅盤寺雖稱為寺,但並不是祭祠用途,而是一座醫院。整個醫院的是由五座水池組成,周圍的四個小池中有象、馬、獅、人等不同動物,各代表了不同的身體部位,中央的大水池中間有一座人造島,島上自然是祭祠之處。中央的水池中種植了草藥,人們若是生了病,便先由祭司診斷,查出了病因後再到相對應的小水池中,從大池將水引入,水會從小池的出水口流出,患者就在小池中用這聖水淨身。大水池中還有一匹馬形的聖像石雕,在佛教中即是觀世音的化身,石像周圍有許多人攀附馬身的浮雕,就是描述觀世音解救世人免於水難的情景。

PICT4518
路旁有民家養的雞,真是瘦到不行啊。
IMG_4882
涅盤寺一角,前方有人站的地方是其中一個小水池。
PICT4525
長得像冰棒的柬埔寨國樹─粽糖樹。在這裏我們儘量都聯想冰涼的事物。
PICT4522
四個出水口,東南西北方依次是人獅馬象,分別代表身體的各個部位,至於是那些部位,那就眾說紛紜啦。
PICT4528
維尼與中央水池的注水口。
PICT4529
觀世音的聖像,四周的腳及人形是攀附其上的眾生。
PICT4530
圍繞在中央小島的七頭巨蛇。
PICT4531
小島上的神廟,浮雕已經損壞得相當嚴重了。
PICT4532
神像的頭在柬埔寨戰亂期間被砍下,拿到國外賣去了。
PICT4533
兩條巨蛇最終交纏在一起。
PICT4536
很有文字味道的樹藤。

達松廟(Ta Som)
這座廟初次一見便覺眼熟,尤其是正門塔樓上的頭像,再與下午的Angkor Thom兩相對照,簡直就是Bayon廟的縮小版。原因當然是因為同一位皇帝建造,風格自然趨向一致。在我們的旅客手冊上,及導遊小謝都稱此廟為達松將軍廟,是為記念某位為國王斷後路的勇將所蓋。但多查一些文獻,以及常理推斷,Tony對這樣的說法是持保留態度。走遍整個吳哥遺跡,寺廟都是祭神之用,就算祭祠先祖,也是人格神化的因素。而且每位帝王一上任都要為自己,及自己崇拜的神明建造神廟,掐指一算,拜神都快不夠了,拜一介凡人的機率真的有點低。

PICT4539
初見吳哥的微笑。
PICT4540
神廟主殿,我們在此僅是匆匆一瞥。
PICT4541
神殿後方,已快要不成廟形。
PICT4542
要離開時巧遇一條蛇。
IMG_4888
雅芬本想在這裡買明信片,但是小弟弟的明信片都不好看,小朋友最後被雅芬阿姨弄哭啦。真是失敗的國民外交典範。

※本篇字數已經破表,請恕我們將一天拆成兩篇,以免讀者看到打瞌睡。


延伸閱讀

2 留言:

BoBo 2007年6月28日 下午9:18  

我的導遊在小吳哥時有一面牆是乳海翻騰,他在那講故事講超久的,妳貼的故事他都有說,吃了日神和月神就是現在的日蝕和月蝕,反正我們聽到最後都覺得有點扯啦!那我們的導遊比較認真,說故事都說的很仔細呢!還帶動作呢!下次見面我演給妳看,妳在寶劍寺說的藏劍閣?我們的導遊說是藏經閣?到底哪個才是對的呀?

Cestlavie,Tony 2007年6月29日 下午11:12  

你們的運氣比較好,我們的導遊在大吳哥和小吳哥都只有簡單講了半面的壁畫。回頭想起來,真的錯過很多,實在可惜...我們的導遊也說寶劍寺那棟是藏經閣,但我手上的書和一些網站說比較可能是藏劍閣,我比較傾向相信後者,但說不定都不是正確答案。